anggame安博

  灵感如泉涌,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创作欲望,有时候在深夜,她也会突然从床上坐起来,抓过纸笔,把那些如精灵般在她脑袋里游荡的旋律记录在纸上,心情才能平静。她写了那么多歌,不费力气,完全不似以前,把自己关在房子里,绞尽脑汁冥思苦想,也不能写出一首让自己满意的作品。

  整整四年,周鹏的足迹踏遍欧亚大陆,其实在出发的最初,她也不明确自己想做什么样的音乐,她只是明确知道,不喜欢自己现在做的音乐。而这个迷惑,在她的一步一步的旅程里,得到了解答。在西藏,在印度,她接触到了藏传佛教,她拜活佛为师,学习梵文,她听僧侣们歌唱,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是那种似乎从心底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旋律,让她热泪盈眶,她开始懂得,相对于音乐来说,文字的表达力是多么苍白,曾经自己是多么注重歌词,完全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。

  “不得不承认,我的确是一个幸运的人,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音乐,并且和那么多人产生共鸣,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开心,能够收获这样的结果,我要感谢很多人,感谢他们对我的宽容和信任,但是我最要感谢的是自己,感谢自己当初有勇气放弃名利,终于赢得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。人生,真的是有舍才有得。”昔日的周鹏,今日的萨顶顶,微笑着说。

  随着成功而来的,是丰厚的利益回报,当年周鹏的出场费已经达到十几万元,她有了自己的别墅、跑车,有了自己的歌迷协会,有了自己的私人助理。更大的辉煌,似乎就在不远的前方,只要稍微加把劲,就能抵达。只是,一旦沉静下来,一旦开始以一个客观的角度来审视自己,她快乐不起来了。她不喜欢当时的自己——头发烫成钢丝状,梳成两个小鬏鬏,穿着皮衣皮裤,指甲染得鲜红,任何时候出现都要活蹦乱跳做热力四射状,尤其,她不喜欢自己的歌声,完全像一个没有头脑没有灵魂的傻瓜

  整整四年,周鹏的足迹踏遍欧亚大陆,其实在出发的最初,她也不明确自己想做什么样的音乐,她只是明确知道,不喜欢自己现在做的音乐。而这个迷惑,在她的一步一步的旅程里,得到了解答。在西藏,在印度,她接触到了藏传佛教,她拜活佛为师,学习梵文,她听僧侣们歌唱,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是那种似乎从心底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旋律,让她热泪盈眶,她开始懂得,相对于音乐来说,文字的表达力是多么苍白,曾经自己是多么注重歌词,完全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。

  整整四年,周鹏的足迹踏遍欧亚大陆,其实在出发的最初,她也不明确自己想做什么样的音乐,她只是明确知道,不喜欢自己现在做的音乐。而这个迷惑,在她的一步一步的旅程里,得到了解答。在西藏,在印度,她接触到了藏传佛教,她拜活佛为师,学习梵文,她听僧侣们歌唱,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是那种似乎从心底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旋律,让她热泪盈眶,她开始懂得,相对于音乐来说,文字的表达力是多么苍白,曾经自己是多么注重歌词,完全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。

  随着成功而来的,是丰厚的利益回报,当年周鹏的出场费已经达到十几万元,她有了自己的别墅、跑车,有了自己的歌迷协会,有了自己的私人助理。更大的辉煌,似乎就在不远的前方,只要稍微加把劲,就能抵达。只是,一旦沉静下来,一旦开始以一个客观的角度来审视自己,她快乐不起来了。她不喜欢当时的自己——头发烫成钢丝状,梳成两个小鬏鬏,穿着皮衣皮裤,指甲染得鲜红,任何时候出现都要活蹦乱跳做热力四射状,尤其,她不喜欢自己的歌声,完全像一个没有头脑没有灵魂的傻瓜

  当一个歌手,不喜欢自己的歌声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周鹏说:“很痛苦,你在工作中完全得不到乐趣,同时,你越来越不喜欢自己。”她尝试着和唱片公司沟通:“我可不可以不唱这种垃圾?我可不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?”公司老总瞪大眼睛看着她,像看一个外星人:“你疯啦?有多少人羡慕我们的成功你知道吗?有多少人妒忌我们想方设法想打败我们你知道吗?现在的市场反馈告诉我们我们走的路线是成功的,接下来的只是怎样将这种风格推向极致和完善,我们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!”

  整整四年,周鹏的足迹踏遍欧亚大陆,其实在出发的最初,她也不明确自己想做什么样的音乐,她只是明确知道,不喜欢自己现在做的音乐。而这个迷惑,在她的一步一步的旅程里,得到了解答。在西藏,在印度,她接触到了藏传佛教,她拜活佛为师,学习梵文,她听僧侣们歌唱,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是那种似乎从心底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旋律,让她热泪盈眶,她开始懂得,相对于音乐来说,文字的表达力是多么苍白,曾经自己是多么注重歌词,完全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。

  当一个歌手,不喜欢自己的歌声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周鹏说:“很痛苦,你在工作中完全得不到乐趣,同时,你越来越不喜欢自己。”她尝试着和唱片公司沟通:“我可不可以不唱这种垃圾?我可不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?”公司老总瞪大眼睛看着她,像看一个外星人:“你疯啦?有多少人羡慕我们的成功你知道吗?有多少人妒忌我们想方设法想打败我们你知道吗?现在的市场反馈告诉我们我们走的路线是成功的,接下来的只是怎样将这种风格推向极致和完善,我们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!”